[知产晨讯]4月30日:专仿ONLY等同款服装低价卖被判赔108万;涉不正当竞争 江苏首起,一代理公司恶意申请注册880件商标被查 ;Redmi商标被抢注,小米维权失败

[知产晨讯]4月30日:专仿ONLY等同款服装低价卖被判赔108万;涉不正当竞争 江苏首起,一代理公司恶意申请注册880件商标被查 ;Redmi商标被抢注,小米维权失败

江苏首起,一代理公司恶意申请注册880件商标被查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2020年知识产权执法行动典型案例,常熟市市场监管局查办的江苏某商标代理有限公司代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案入选,并且此类案件为江苏省内首件。

当事人代理大量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的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常熟市市场监管局根据《商标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对当事人处以6万元罚款,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刘某处以3万元罚款。2019年修订实施的《商标法》增加了对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的规制条款。通过查办本案,对商标代理违规行为起到了一定的震慑和警示作用。

“小黄鸭”著作权纠纷案终审宣判

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结了德盈商贸(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盈公司)诉杭州硬核桃文化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硬核桃公司)、深圳市高意美陈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意美陈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上诉案,法院审理后认为,“核桃小鸭”与“B.Duck”不构成实质相近似,硬核桃公司不构成著作权侵权,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专仿ONLY等同款服装低价卖被判赔108万!涉不正当竞争

ONLY和VEROMODA是国内知名的女装品牌。随着品牌知名度的不断提升,各种“同款”、“仿版”也层出不穷,有淘宝店铺的经营者就因此被告上法庭。4月27日,记者从余杭法院公众号获悉,近日,该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法院认定,被告地晴公司完全仿制相同款式的服装,并低价销售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其赔偿108万余元。

此案中,地晴公司借由他人品牌产品款式及商誉获取交易机会的行为,直接侵害了为了创新服装款式、积累品牌商誉的经营者的利益,进一步损害了激励创新的市场竞争机制,最终也必将损害最广大的消费者的利益,从而减少社会总福利,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而具有不正当性。

贵州茅台因商标权纠纷获赔15万元

4月28日,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与李某、江某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公布,案号(2020)鲁16民初279号,审理法院为山东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告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被告李某、江某。判决书显示,原告诉称,李某未经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江某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行为已构成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李某、江某的侵权行为侵害了茅台酒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损害了茅台酒公司的合法权益,给茅台酒公司的经济造成极大的损失,也给茅台酒公司的品牌形象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和后果,且其主观恶意程度较高,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Redmi商标被抢注,小米维权失败

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公开,小米公司就“Redmi”品牌的恶意抢注再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上诉,判决结果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小米提出“Redmi”商标系其独创设计而来,具有较高独创性和显著性的主张,法院认定依据不足。

相关文章

业务咨询
业务咨询
商务邮箱 咨询热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