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晨讯]10月22日:爱兴生物败诉!科美诊断距上市仅一步之遥;“大疆”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跨类保护;服装成品能否成为美术作品适用著作权法予以保护

(1).于慈珂:大力开展版权产业 构建国家版权授权交易体系

在国家版权局、中宣部版权管理局指导支持下,由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主办的“2020 中国·北京国际版权授权大会”如期在10月21日至22日隆重召开。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出席“国际 IP 授权产业发展论坛”并致辞。

于慈珂在致辞中表示,发展版权产业推动版权的授权交易,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大好的时代,我们大力推动版权授权交易正当其时,目前党中央、国务院非常重视知识产权工作,这些年来发布了一系列的关于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的文件,做出了一系列的部署,在这其中就非常强调知识产权的转化和运用,非常强调知识产权的授权交易,这其中就包括版权的传播使用授权交易。关于国家版权授权交易的体系,他表示有两个重要组成部分:一是充分发挥这些年来建立的国家或者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或者贸易基地他们在版权交易授权当中的作用。二是打造一个国家的版权展会授权交易体系,在这个体系当中核心的主体,或者最重要的就是国家版权局主办的中国国际版权博览会。

(2).索赔6900万的商业秘密案一审判决:爱兴生物败诉!科美诊断距上市仅一步之遥

2019年6月起,科美诊断与爱兴生物的互诉纠纷有8起,涉及知识产权诉讼7起,1起商业诋毁诉讼。此外,爱兴生物还对科美诊断的3件专利提出的专利无效请求。双方知识产权诉讼类型包括了技术秘密、专利、著作权、外观设计GUI,涉诉总金额达到了7085万元。仅科美诊断起诉爱兴生物侵犯技术秘密的两项诉讼就达6950万元。双方互诉的知识产权类型之多,案件之复杂,看点之多,也创造了科创板开市以来的一个新记录。

根据10月15日科美诊断IPO审核阶段更新的最新信息显示,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9月22日作出本案的《民事判决书》,判决:(1)程敏卓、爱兴生物停止侵害博阳生物(注:已被科美诊断收购)的技术秘密;(2)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维权支出30万元;(3)驳回其余诉讼请求。

虽然科美诊断诉求的6900万商业秘密赔偿额最终没有获得法院支持,但是100万的赔偿额,也达到了修法前的最高法定赔偿额上限了。根据《专利法》第六十五条:……,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侵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而刚刚通过的新《专利法》,已将上述赔偿额调整为“三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可见未来对于侵害专利、侵害商业秘密等行为的惩戒力度对原创者有利的大环境正在形成。

(3).专利法“升级”让知识产权保护“带电”

多年来,我国持续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但专利权保护效果仍有很大提升空间,比如,专利激励机制存在漏洞,专利维权举证难、成本高、赔偿低,跨区域侵权、网络侵权现象增多等。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知识产权相关企业26万家,2019年新注册企业6.1万家,同比增长33%,企业加大对专利的重视,知识产权的地位快速提升。一部先进、完善的专利法能极大地激励和保护创新,促进发明创造的推广运用,提升科技产业整体水平。

此次专利法修正案提高了法定赔偿额,将法定赔偿额上限提高至500万元、下限提高至3万元。就拿商标权为例,现实中,因为维权成本高,不少企业为了应付“傍名牌”现象,曾花费很大力气进行维权,如五粮液曾为了打赢一场侵权官司,花费6年时间。还有更多的企业选择了防御性策略,如大白兔注册了小白兔,阿里巴巴注册了阿里爸爸,老干妈更是将老干娘、老干爸、干儿子、干女儿、老姨妈等商标悉数收入囊中。但即便如此,主动防御不是长远之计,其中也有不少“傍名牌”顺利注册的例子。专利法修正案通过提高违法成本,能让类似的侵权者付出更沉重的代价,充分发挥法律的威慑力。

同时,新法也完善了关于举证责任的规定。以往,相关侵权案件中举证难、周期长等问题一直是导致侵权犯罪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有的企业取证、上诉耗费了大量的人财物力,但最后所获的赔偿金额却寥寥。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在近5万件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民事判决书中,约3000件涉及惩罚性赔偿,但仅有38件适用了惩罚性赔偿的规定。专利法修正案从证据规则、举证责任等方面均采取相应措施,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从而减轻权利人的举证负担,健全了打击专利侵权的长效机制,让权利人能主动拿起法律武器进行索赔,提高维权意识。

(4).获赔61万余元!“大疆”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跨类保护

据北京审判信息网显示,深圳市大疆实业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二审判决书公布。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应适用2013年商标法和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审理。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持有人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请求驰名商标保护。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驰名商标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作为处理涉及商标案件需要认定的事实进行认定。

(5).波司登公司被金羽杰公司告到了法院!只因羽绒服“撞脸”?!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对服装的要求早就不再局限于保暖,舒适、美观、时尚已然成为人们选购服装时更为看重的因素,与此同时,众多优秀设计师设计的服装早已脱离了服装原始的功能,而更加具有了艺术品的色彩。那么对于这些设计各异的服装而言,其设计款式能够成为知识产权保护对象吗?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审结了北京金羽杰服装有限公司(下称金羽杰公司)诉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下称波司登公司)生产、北京市波司登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波司登公司)销售的羽绒服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认定涉案羽绒服未侵犯金羽杰公司的著作权,不构成不正当竞争,驳回了金羽杰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造型的艺术作品。服装成品能否成为美术作品适用著作权法予以保护,应当从如下两方面进行考量:其一,服装成衣的造型、结构和色彩组合而成的整体外型是否体现了作者具有个性的安排和选择,而具有审美意义,此种审美意义与艺术价值高低并无任何关联;其二,其具有的艺术美感能够在物理上或者观念上与其实用性进行分离。

对于服装款式如何保护的问题,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张伟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服装款式设计如果是指某种款式的服装的设计风格、设计理念,一般来说难以成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对象。但如果是指服装的特殊造型、特殊图案、特殊样式等具体设计,不排除其成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对象,可以通过外观设计专利或著作权法保护这样的实用设计或艺术设计,其也可能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需要说明的是,以著作权法对其进行保护会遇到比较大的困难,因其很难满足实用性与艺术性“分离”的标准,但美国法院曾经以版权法保护过啦啦队队服的款式设计。

(6).“皮毛专利”阻击小狗上市,戴森就能一劳永逸了吗?

作为目前国内高端吸尘器市场上的两极,戴森针对外观设计专利状告小狗的诉讼早已引起大众的关注。这起案件持续了3年,到现在仍未有定论。但耐人寻味的是,此次起诉恰恰在小狗冲击IPO的关键时机,而这不免让人思索起这背后的个中缘由。

专利战已经成为现代商战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含金量方面还是要结合现实情况来考虑。有些真的是核心的知识产权积累。而有的,更像是单纯为了充实自己专利的数量或者狙击竞争对手时用的绊子。事实也的确如此,欧美国家制造业起步较早,各项知识产权等保护措施也建立的较早。但与此同时,早期欧美国家科技产业发展之初对专利申请审核较为宽松,许多描述模糊或适用范围较大的专利均能通过审核。这种审核环境最终造成了两方面不好的结果:一方面滋生出了许多“专利流氓”公司,另一方面,许多“皮毛专利”成了限制竞争强化垄断的有力武器。

(7).飞扬吊装公司侵害“懒羊羊”著作权?一般民事主体合理注意义务如何认定?

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创动力公司)是涉案美术作品【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主角造型之一懒羊羊】的著作权人(受让取得)。原创动力公司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公证视频和截图显示:通过在华为手机“应用宝”搜索“喜羊羊快跑拼图板”,显示“喜羊羊快跑拼图板”小游戏,版本为1.61,更新时间为2016-4-6,开发者为南京飞扬吊装设备安装有限公司,该游戏是一款拼图游戏,下载安装后,进入游戏,点击“开始游戏”,显示“预览图片”,其中左边的卡通形象为涉案作品;游戏画面出现的九宫格中左上角的第一格和上方露出来的半个头,均是本案的涉案作品。南京飞扬吊装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扬公司)辩称其不是被诉侵权游戏的实际开发者,实际开发者是冒用飞扬公司的名称进行登记,飞扬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警处理以及向腾讯平台投诉维权。

本案是知识产权诉讼中比较特殊的情况,案件争议焦点需要借助民法中的侵权法理论进行认定。本案中,飞扬公司先后两次因同一事由被起诉侵权,一审法院认为飞扬公司在第一次纠纷发生后,即应当对其公司名称的使用具备合理注意义务,并由此认定飞扬公司具有过错,从而认定侵权。因此,本案二审的焦点问题在于飞扬公司是否因第一次诉讼的发生而具有防止侵权行为发生的一般注意义务,而这种注意义务无法以部门法或特殊法的规定进行归类,只能归入上位概念中的一般注意义务。

(8).福州首起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开庭

福州新闻网10月21日讯(福州日报通讯员 李振云 见习记者 叶娴)近日,鼓楼区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及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该案是全市首起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这本是一起普通的知识产权刑事犯罪,审理重点在于被告人对于知识产权的侵害以及对竞争环境的破坏。但是,如果制假售假行为侵害了不特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和公共利益,如何避免他们成为“沉默的大多数”呢?根据公益诉讼相关法律规定,鼓楼区检察院对李某某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公益诉讼起诉人认为,李某某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侵犯社会不特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致使社会公共利益受损害,请求判令李某某在国家级新闻媒体上向社会公众公开赔礼道歉,并承担销毁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费用600元。被告人李某某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对公益诉讼起诉人所提诉讼请求表示认可。该案将择日宣判。

[知产晨讯]10月22日:爱兴生物败诉!科美诊断距上市仅一步之遥;“大疆”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跨类保护;服装成品能否成为美术作品适用著作权法予以保护[知产晨讯]10月22日:爱兴生物败诉!科美诊断距上市仅一步之遥;“大疆”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跨类保护;服装成品能否成为美术作品适用著作权法予以保护

相关文章

业务咨询
业务咨询
商务邮箱 咨询热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