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晨讯]2020年5月28日

1.助力知识产权融资 上海多方联合推出“智汇赢”

“智汇赢”是为科创企业提供专利评估、贷款融资、交易管理等一揽子的综合金融服务。该产品可向科技型企业提供基于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专属金融服务方案,旨在通过金融创新手段,扩大科技企业融资渠道,支持科技企业持续发展。除此之外,该产品还为企业提供了政策咨询、法律援助等多项增值服务,帮助企业进一步降低知识产权的交易成本、保障企业的合法权益。

2.70%劣质口罩卖自社交电商,代表委员建议: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

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下称《报告》)披露,2019年社交电商预计市场规模达2万亿元,2019年社交电商消费者人数已达5.12亿人。上述《报告》将社交电商定义为:基于人际关系网络,利用互联网社交工具,从事商品交易或服务提供的经营活动,涵盖信息展示、支付结算以及快递物流等电子商务全过程。与飞速发展相伴,社交电商的各类问题也层出不穷,例如分销、代理商鱼龙混杂,售价虚高,假货、次品货不断,售后服务差等问题频出,甚至还有人利用平台进行传销活动。此外,照搬照抄现象严重,对于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智力成果进行剽窃。

3.恶意申请注册“火神山”“雷神山”商标! 福建开出首张罚单

5月25日,福州一当事人因涉嫌恶意申请注册"火神山""雷神山"等商标共计8件,被处以警告,并罚款6.5万元。“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等是疫情防控期间社会舆论关注焦点,是抗击疫情的重要标志之一,国家知识产权局明确规定将与疫情相关人员姓名,含疫情病毒名、疾病名的相关标志,疫情相关药品标志,防护产品相关标志以及其他疫情相关标志作为商标注册或使用,易造成社会不良影响,违背社会道德和人类良知,应予以管控打击。

4.聚焦两会|全国政协常委齐成喜:为商标代理设置“门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些商标代理机构违背社会良知,为图谋不当商业利益,协助部分企业和自然人抢注与疫情相关的‘火神山’‘雷神山’等文字,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践踏社会道德底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和愤慨。部分商标代理机构破坏社会公平正义的行为亟需从根本上进行遏制。”全国政协常委、民革天津市委会主委齐成喜十分关注商标代理行业发展的问题,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给商标代理机构设置一定准入“门槛”,营造风清气正的行业氛围。

5.海外专家表示,中国将为全球知识产权治理贡献更多力量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持续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这离不开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中国自1980年6月3日成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以来,在知识产权立法、执法和国际合作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极大地促进了产业技术进步和国际竞争力,为国民经济发展带来了不竭动力,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

6.深读民法典草案|作恶者止步,知产保护或全面引入惩罚性赔偿 

民法典草案将惩罚性赔偿条款写入其中,对提升全社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具有重要意义。知识产权领域的惩罚性赔偿,将不再局限于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著作权法、专利权法在修订中或将逐步引入,这将是对故意侵权人的全面警示和威慑。民法典草案第一千一百八十五条规定,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

7.网红张林超一个月内两次被设计师品牌控诉抄袭

淘宝服装店和设计师品牌又因疑似抄袭而产生摩擦。5月26日,上海设计师品牌LUCENCY在微博控诉博主“Lin张林超”的网店服装品牌Lin Chao Zhang抄袭其2020春夏系列原创花型。上海市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刘峰曾在上海时尚产业发展推进会上表示,如今国内维权成本高、处罚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设计师们不该灰心。“你们正处于时代转型的过程当中,多发一点声音,立法也会改变。在整个法律体系的变化过程当中,会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

8.从“葫芦娃 HULUWA”商标损害知名作品《葫芦兄弟》角色名称权益看商标注册和知识产权保护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了两件“葫芦娃HULUWA”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认定两案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均损害了《葫芦兄弟》作品中“葫芦娃”的角色名称权益,分别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二条、2001年商标法(以下简称修改前商标法)所指“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情形,故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9.处罚 | 一知识产权体系认证审核员被撤销注册资格

据中国认证认可协会官网消息,审核员邵某(身份证号:2103231991xxxxxxxx)被撤销知识产权体系认证审核员注册资格,且信用分值计0分。据悉,邵某在人员注册过程中,提供了虚假的工作经历。工作经历、学历证明都是人员注册过程中的重要依据,望广大认证注册人员引以为戒,在注册过程中如实出具相关材料。

10.“鹅厂”起诉“鹅厂出品”!法院这么判...

近日,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显示,腾讯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案二审判决。二审法院认为华宇公司注册诉争商标“鹅厂出品”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扰乱了正常商标注册秩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主观恶意明显,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最终,判决撤销原审判决、撤销关于涉案商标“鹅厂出品”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并判决国家知识产权局就涉案商标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知产晨讯]2020年5月28日[知产晨讯]2020年5月28日

相关文章

业务咨询
业务咨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