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晨讯]11月26日:《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国家标准解读;《2020微信品牌保护报告》《2020微信版权保护报告》发布;NBA赛事引发类电作品保护之争

(1).《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国家标准解读

由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知识产权局共同牵头制定的《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国家标准(以下简称标准)于2020年11月9日发布,该标准结合我国电子商务领域发展实际,充分借鉴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已有经验,对推动加强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具有积极意义。

该标准是我国首个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的推荐性国家标准,是确立电商领域知识产权保护的最佳实践,兼顾了创新激励发展和市场秩序的维护。标准严格遵照电子商务法、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结合实际情况细化了相关主体的责任义务。标准在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领域提出了“中国方案”,也为国际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制度的发展贡献了“中国力量”。

(2).“2020微信知识产权保护大会”召开,版权保护报告首次发布!

25日下午,腾讯主办的“微信知识产权保护大会”在成都举办。在大会现场,微信法务团队发布了《2020微信品牌保护报告》和《2020微信版权保护报告》,披露了微信在品牌保护和版权保护方面的举措和成果。

[知产晨讯]11月26日:《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国家标准解读;《2020微信品牌保护报告》《2020微信版权保护报告》发布;NBA赛事引发类电作品保护之争

在品牌保护方面,目前已有超过390家全球知名的品牌权利人加入微信品牌维权平台。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期间,微信向品牌权利人输出侵权线索超过41万条,处理超过7.1万个侵权个人帐号,超过3.5万个侵权帐号被封禁。在版权保护方面,微信版权保护团队处理侵权信息超12万条,其中包括文字抄袭类侵权超6万条,影视作品侵权3万条,在线教育音视频、盗版教材书本与软件超2万条,图片素材侵权类超1万条,平均每月处理版权侵权信息超1万条。

近年来,互联网新业态蓬勃发展的同时,也为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带来新挑战。如何在快速变化、不断创新的业态领域,找到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的最佳合作模式,是本次大会的重要议题。在大会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执法稽查局副局长冀玮,深圳市市场稽查局副局长陈桂育莅临现场分享对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和建议。

(3).第一届中国知识产权学术年会在京召开

11月24日,以“知识产权与高质量发展暨纪念专利法实施三十五周年”为主题的第一届中国知识产权学术年会在京召开。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以视频方式致辞。申长雨在致辞中指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国家知识产权局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采取了一系列积极举措提高知识产权质量,有力支撑了经济高质量发展。回望过去,专利法实施35年来,中国的知识产权事业经历了从制度初创、战略实施到强国建设的跨越式发展,知识产权学术研究也取得了长足进步。十九届五中全会擘画了中国未来五年发展的宏伟蓝图和2035年远景目标,知识产权领域有许多理论和实践问题需要研究与探索,希望与会各方继续深耕知识产权“沃土”,勇闯知识产权“无人区”,提出更多知识产权领域的新理念、新思路、新举措,为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有力支撑。

(4).NBA赛事引发类电作品保护之争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高院)的一纸判决让一起历时6年之久的涉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BA)赛事的版权纠纷划上了句号。

因认为上海众源网络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众源公司)、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奇艺公司)未经授权擅自在其所有和运营的PPS软件和网站上播放了NBA篮球赛事节目的直播视频和相关节目,其行为涉嫌构成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美商NBA产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NBA产物公司)将两家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等3600万元。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一中院)在作出被告构成侵权并共同赔偿360万元经济损失的一审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不服,分别提起上诉。近日,北京高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认定上海众源公司构成著作权侵权,并赔偿NBA产物公司380万元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

值得关注的是,一审法院认为涉案NBA篮球赛事直播节目连续画面不符合电影作品的固定要件,直播视频及直播截屏亦未达到电影作品的独创性高度,故其未构成电影作品,但应属于录像制品。不过,二审法院结合在案证据认为,涉案NBA篮球赛事节目具有独创性,满足类电作品定义中“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的要求,构成我国现行著作权法保护的类电作品,而不属于录像制品。在业内人士看来,该案二审判决明确了体育赛事节目的法律属性和构成类电作品的必要条件,不仅符合业界对此类争议的主流观点,也对此类案件的审理起到重要参考作用。

(5).首例!杭州互联网法院驳回韩国传奇IP管辖权异议

2020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正式施行。《规定》第五条明确了确认不侵权之诉案件中的举证责任分配及该类案件的法定构成要件。规定施行当天,杭州互联网法院对首例确认不侵权之诉案件作出管辖裁定。该案亦为杭州互联网法院院首例适用《规定》进行审理的案件,对确认不侵害著作权之诉的管辖标准进行了积极探索。

该案系确认不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件,原告主张其系电影《蓝月》的唯一著作权人,且提供初步证据予以证明,至于其是否系适格原告,还有待本案实体审理作进一步查明。传奇IP向腾讯公司发函内容指向涉案电影《蓝月》侵害游戏《热血传奇》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已向传奇IP发出书面催告函,传奇IP确认已收悉,但未就涉案电影在合理期限内提起著作权侵权之诉,仍再次向腾讯公司发出书面警告,由此可见,原告提起本案诉讼符合确认不侵权之诉的构成要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规定,确认不侵权诉讼属于侵权类纠纷。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原告住所地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其在侵权之诉案件中处于被告地位,又系侵权行为人,其授权腾讯公司的行为发生在浙江省杭州市,授权行为亦为侵权行为,本院作为侵权行为地及侵权类纠纷的被告住所地法院,对本案均具有管辖权。

(6).侵犯商业秘密罪:如何界定“情节严重”

利用互联网等高科技手段泄露商业秘密,其危害程度更大。因为网络与传统媒体相比,具有传播速率快、传播范围广、传播门槛低等特点。而阻止网络泄密的力度较低,且具延迟性。因此,对行为人通过互联网对商业秘密进行扩散,为公众所普遍知悉,使权利人彻底丧失秘密性,导致权利人丧失相关领域领先性的行为应予重点惩处。

向特定的对象泄露商业秘密,在某些情况下会对国家的经济安全和经济利益造成更大的损害,对此情形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如向国外商贸竞争对手泄露竞争产品的技术值,将导致国家经济利益巨大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下称知产解释(三))已于2020年9月14日正式施行,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下称修正案草案)尚在征求意见中,两者对侵犯商业秘密罪都有重要修改内容。

(7).知产举证妨碍规则,如何破题?

知识产权举证妨碍规则适用,面临“问题”,存有“困题”,亟须“解题”。

知识产权举证妨碍规则,是指不负举证责任但持被诉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等当事人,负有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等义务,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者,应承担相应法律后果。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新修改专利法规定,“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上述规定,面临“问题”“困题”“解题”三题。

(8).今后,产品局部也可获得外观设计保护

随着科技的进步,产品种类的多样和功能的完善,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升,审美水平提高,人们选择产品的考量因素不仅仅是产品功能,令人耳目一新的外观设计往往能够成为吸引消费者的重要因素。保护外观设计对于提升企业和产品的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2020年修改的专利法规定了保护产品的局部外观设计,适应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回应了当代外观设计保护的需求。

我们应认识到,仅仅引入局部外观设计保护条款并非一劳永逸,也不可高枕无忧,需抱有审慎的态度,通过借鉴国外成熟经验,研究探讨,多方论证,建立完善的配套制度。应当警惕过分扩大外观设计的保护范围,是否任何部位和位置都可以受到保护,有待后续的局部外观设计保护范围的研究确定。之后涉及到的授权确权和侵权过程的判断主体及判断标准都需进一步研究,申请材料等程序性事项也应进行相应调整。

其中较大的变化之一就是判断标准,保护客体的不同会影响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近似的规则,对于外观设计侵权的案件,一般采用混淆标准,即一般消费者的混淆、误认或误购是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的必要条件,2006版审查指南规定了如果一般消费者会将被比设计和在先设计误认、混同,则二者的差别对于产品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显然不具有显著的影响。而局部外观设计制度的建立将会动摇混淆标准,严格的混淆标准无法适用局部外观设计,混淆标准在于设计的识别功能,但设计的本质并不在于此,而是在于设计所体现的智力输出。局部外观设计保护制度必然会影响外观设计侵权的判断原则,影响侵权判断的原则和方向,指引侵权判断更加客观,增加结果的可预见性。

局部外观设计的引入,填补了我国外观设计保护的空白,是我国专利法的有益尝试和重要进步,代表着我国专利制度逐步厘清了外观设计本质在于保护设计而并非产品整体,是对知识产权本质更加深刻的理解,同时能够更大程度地保护创新成果,激发企业创新动力和产业创新活力,对我国经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知产晨讯]11月26日:《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国家标准解读;《2020微信品牌保护报告》《2020微信版权保护报告》发布;NBA赛事引发类电作品保护之争[知产晨讯]11月26日:《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国家标准解读;《2020微信品牌保护报告》《2020微信版权保护报告》发布;NBA赛事引发类电作品保护之争

相关文章

业务咨询
业务咨询
商务邮箱 咨询热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