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晨讯]2020年7月1日

1.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关于延期举行商标注册同日申请抽签及变更抽签方式的通告

[知产晨讯]2020年7月1日

2.科睿唯安发布《亚太知识产权2020年度报告》

2020年6月30日,中国北京 — 全球领先的专业信息服务提供商科睿唯安今天发布《亚太知识产权2020年度报告》,对亚太地区在专利、商标、域名等领域的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了深入剖析。报告显示:亚洲在专利和商标申请、域名注册的数量上继续超越其他地区,已经成为全球创新的枢纽。

3.乡村振兴促进法(草案)征求意见:加强农业知识产权保护

近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草案)》(下称草案)全文,公开征求意见。草案提出,加强新品种、新技术、新装备、新产品研发,加强农业知识产权保护。

4.天津嘉睿1.3137亿元拍得乐视商标 以物抵债不花现金

第一财经记者从京东拍卖网看到,6月30日中午12点40分,乐视网1354项商标(其中五项已注销)专用权,经过一天公开拍卖的激烈竞逐,最终以131367916.7元(约1.3137亿元)成交,约为起拍价的1000倍,有106人报名参与竞拍,有11.7万人在线上围观。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本次拍卖的联系人张女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最终竞拍获得乐视商标的是天津嘉睿。而天津嘉睿正是目前乐视超级电视运营公司乐融致新的控股股东。

乐视超级电视方面当天下午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天津嘉睿购得乐视商标,并透露天津嘉睿是乐视网的债权人之一,对乐视网的借款超过12亿元;根据现行法院规定,作为债主,天津嘉睿亦可出价竞购商标,然后以“以物抵债”的形式,正式获得商标的所有权,而无需支出现金,这意味着乐视网此次拍卖商标不会获得实际的现金收入。

5.2019年宁波十大版权事件揭晓公布,《呦呦鹿鸣》等上榜

日前,2019年宁波十大版权事件揭晓。此十大事件由市知识产权局、市中级人民法院、市文联及相关单位的专家评出。据悉,宁波连续多年组织开展十大版权事件评选,通过公布版权管理、版权执法、版权创造、版权运用、版权维权等各方面的典型事例,吸引更多市民群众了解版权和重视版权保护。

6.商务部:十大措施支持外贸企业出口转内销

人民网北京6月30日电 (栗翘楚)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的实施意见,对于外贸企业在出口产品转内销过程中遇到如国内经销渠道不畅,国内外质量标准不统一等问题,《实施意见》提出了哪些支持措施?在今天召开的商务部专题发布会上,商务部外贸司副司长杨国良先生表示,《实施意见》坚持问题导向,聚焦企业反映的突出困难,从在支持出口产品进入国内市场方面、在多渠道支持转内销方面、在加强信贷保险和资金等支持三个方面提出了10条政策措施。

7.B站被互联网法院认定“构成帮助侵权”,版权困扰待解

6月2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官方公众号发布公告称,因用户在bilibili网站上传《我不是药神》电影的纯音频,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宽娱)被优酷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优酷)以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提起诉讼,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定,上海宽娱应当知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优酷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构成帮助侵权。

对于涉及的版权问题及具体操作流程,B站在对新京报的回应中称,“我们非常重视版权合规工作,在审核阶段,通过技术和人工审核来过滤明显侵权的版权上传内容;B站首页和视频播放页都设有专门投诉侵权的入口,处理版权事务有专门的邮箱,如若有侵权投诉,我们会第一时间跟进处理。且投诉人可通过我们今年先行推出的在线表单式的侵权申诉系统,知晓处理进度;转正会员答题的版权题设置及小黑屋政策等也有利于引导社区版权氛围朝良性发展。”

8.斗鱼主播未经授权直播演唱他人歌曲 一审认定平台构成共同侵权

中国网科技6月30日讯 据京法网事微信公众号消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近日审理了原告北京麒麟童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麒麟童公司)与被告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斗鱼公司)侵害作品表演权纠纷一案。

在本案中,原告麒麟童公司主张,其合法取得了歌曲《小跳蛙》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著作财产权,而在未获得其授权、许可,未支付任何使用费的前提下,12名主播59次在被告斗鱼公司运营的直播间中演唱《小跳蛙》,严重侵犯了麒麟童公司对歌曲依法享有的词曲著作权的表演权、其他权利等著作权。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赔偿麒麟童公司经济损失11.8万和律师费1.2万元。

9.“椰子”商标怼上“椰子鞋” ——谈商标侵权案件中商标显著性和正当使用的认定

一说起“椰子鞋”,相信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几乎无人不晓。这是一款近年来在全球大热的鞋子产品,因为外观特别、穿着舒适而倍受青睐,其每一次推出新品所引发的热度都堪称现象级。“椰子鞋“是国际知名运动品牌Adidas联手美国著名说唱歌手Kanye West(中文名侃爷)推出的一款休闲运动鞋。实际上,所谓的“椰子鞋”和椰子并无任何关联,这只是该款鞋子英文品牌“yeezy”的中文音译。因为椰子鞋火了,自然有一些鞋类厂家和销售商都想蹭热度,从中分一杯羹。于是各类电商平台上出售所谓椰子鞋的网店一下冒出了不少,纠纷由此产生。消费者听说因椰子鞋引起的商标侵权纠纷,第一反应是Adidas和侃爷来维权了,事实上并非如此。对“椰子”商标享有权利并进行诉讼维权的实际上另有其人。

10.法定赔偿是中国专利的紧箍咒,不要也罢

6月28日,备受业界关注的专利法修正案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二次审议。公布的新闻稿展示了草案的几大“亮点”,排在头条的是取消了专利侵权法定赔偿数额下限为十万元的规定。理由是有人认为实用新型与外观设计市场价值较低,十万元的赔偿数额偏高,对当事人责任过重,建议下调或取消。对于这个理由,笔者不敢苟同,但暂不赘述。我们先谈下这个法定赔偿的问题。很多业内人士对取消法定赔偿的下限表示不解,认为这有可能降低对侵权的惩罚力度。

实际上法定赔偿并不见得是个好东西,在专利法修改的过程中,大家都把焦点放在法定赔偿上,比如法定赔偿额上限提高500万元,都欢欣鼓舞。我们的专利行权已经患了法定赔偿依赖症。这是不正常的。

[知产晨讯]2020年7月1日[知产晨讯]2020年7月1日

相关文章

业务咨询
业务咨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